聯系我們
  • 湖南華珍投資有限公司
  • 電 話:400-090-5889
  • 電 話:0731-85534699
  • 地 址:長沙市開福區芙蓉中路一段
  • 416號泊富國際中心寫字樓12樓12027,12028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一降了之”不如加快改革

發布時間:2019-09-29 06:02

  “我們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國家央行所做的那樣,有一些比較大的降息和量化寬松的政策。我們的判斷是,中國的貨幣政策還是要保持穩健的取向,要保持這個定力。”央行行長易綱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活動新聞中心9月24日舉行的首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中國的利率水平是適度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的水平也為今后的宏觀政策調整留有充足的空間。

  這一表態引發市場高度關注。實際上,今年以來,國內市場的降息預期一直存在。特別是在經濟增長動能不足、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等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下,國際上幾家主要央行轉向“鴿派”,再次推行量化寬松政策,而中國是否會跟進一直備受關注。

  但是,降息就是“萬靈藥”嗎?降息就是最好的辦法嗎?

  對于美聯儲近期連續兩次降息,國際上已有頗多質疑之聲。美國銀行在一份報告中抨擊美聯儲,該行警告稱“超寬松的貨幣政策已導致各種資產類別的扭曲”;更糟糕的是“它還阻止了正常的經濟調整/更新機制,例如維持了通常會破產的經濟參與者”,即數量創紀錄的“僵尸企業”。此外,債務水平持續上升,使得各國央行更難像2018年那樣將貨幣政策正常化。美國銀行稱:“我們擔心,這種動態可能最終導致‘量化失敗’,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將重新關注債務上升和全球增長乏力問題,這很可能導致波動性大幅上升。”

  應當看到,各國這一輪降息并非貨幣政策的趨勢性調整,而更像是壓力下的應激反應。但是,根本性制約因素——新動能的培育、貿易摩擦的緩解等卻難有實質性改變。眾所周知,貨幣政策放松的實際效果存在邊際遞減效應,如果在不必要的情況下放松政策,無疑是浪費寶貴的政策“彈藥”,讓后續調控空間進一步收縮。

  對于中國而言,保持定力并不容易。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可謂是近兩年來最為迫切的社會、經濟、民生目標之一,降息看似是一個直截了當的方案。但是,已經有很多專家學者提出,要警惕貨幣政策放松后對資產價格的支撐大于對實體經濟的支撐問題,要預防形成新的泡沫。

  保持政策定力,珍惜正常貨幣政策空間的重要性愈發凸顯。比起“一降了之”,中國則把更大期待放在改革上。

  對于金融業而言,利率市場化改革開始進入“最后一公里”的沖刺階段。為促進貸款利率“兩軌合一軌”,提高利率傳導效率,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8月17日,央行決定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目前,新機制下LPR兩次報價結果顯示,與此前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相比,LPR相同期限的定價基準利率小幅下行。尋求市場化的解決方案,而非計劃式、命令式的管理,是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方向。

  從更大范圍來看,過去幾年內,普惠金融相關政策均有力推動了融資成本下降。央行創新推出了一系列貨幣政策工具,結合結構性降準、金融機構針對小微、“三農”的特色貸款等政策,嘗試在“大水漫灌”與“融資難融資貴困境”兩難中找到解決方案。尤其是今年以來,隨著對資金違規流入樓市查處措施的升級,決策層堅決遏制新一輪“資產泡沫”風險的決心可見一斑。

  當然,更為核心的還是實體經濟的優化改革。無論是中國還是國際,解決深層次矛盾、推動實質性發展的動力唯有改革創新。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到實處,把創新發展落到實處,培育更豐富、更多元、更具國際競爭力的優質企業,才能讓金融、經濟形成良性循環。

  正如易綱所言,當前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在宏觀經濟政策特別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上,應對下行壓力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的水平也為今后的宏觀政策調整留有了充足的空間。現階段保持政策定力是更好的蓄力,在未來一定時期內,正常貨幣政策區間將是我們應對潛在風險的“彈藥”,是堅持深化改革、堅持開放的有利條件,是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和增加老百姓福祉的強有力保障。

 

     文章轉自金融時報


赌场风云字幕